石克俭法律在线

skj168.flzx.com   TEL:13938845828

继多次被评为洛阳市优秀律师和先进律师及十佳律师称号以来,石克俭律师最近又被《河南法制报》评选为“首届河南百姓满意的律师》。石克俭律师擅长办理:刑事辩护 合同纠纷 常年顾问 债务追讨 工程建筑 房产纠纷 遗产继承 资产拍卖 工商资信调查 等类案件

《实话石说》连载十八:法庭讯问揭示忏悔赎罪心路历程 抢劫犯获被害人家属谅解被判死缓

               作者:河南森合律师事务所石克俭律师
 
抢劫未遂却伤人性命,周良新在潜逃的日子里一直为自己犯下的罪恶惴惴不安、悔恨不已,他在十几年间为了救赎自己的罪恶都做了什么事情?律师在法庭上的提问和他的回答,向法官和被害人家属揭示一个抢劫犯的自我心灵救赎历程。

 

 “抓住那个杀人犯!不要让他跑了!”大雨如注,暮色蔼蔼,崎岖坎坷的乡间小路上,手上沾满鲜血的周良新如惊弓之鸟、漏网之鱼,正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拼了命地甩开两腿,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泥泞中向着远方的深山密林狂奔,而在他身后不远处,一大群手里拿着棍棒铁锹的人,一边高声呼喊,一边紧紧地追赶着他。倾泻在周良新头上、脸上的冰冷雨水无法冷却、安抚他内心的恐惧和狂躁,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赶紧钻进大山深处,摆脱那些追捕他的人,让自己歇一会儿……“站住,看你还能跑到什么地方去!”伴随着一声炸雷般威严的怒斥,两个手里拿着枪的警察从天而降,铁塔一样地堵在了周良新面前,他顿时两腿一软,瘫在了泥水坑中..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闹铃声响了起来,“哦,原来是在做梦啊。”被惊醒的周良新马上睁开了眼睛,他赶紧伸出手,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关闭了手机的闹钟铃。当他手臂又缩进被窝时,他觉得有些凉,这时他才感觉到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侧过头来,看了看还在酣睡中的娇妻和爱子,不由得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周良新现在供职于四川省绵阳市某财务公司,这是一个专门为中小企业提供财务、税收方面的咨询服务、代理财务业务的机构,周良新是公司的业务经理。他是从公司的业务员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干起来的。他也有一个温馨的家,他的生活既平淡而充实,既安稳也很幸福,然而在这平静的日子背后,周良新却被惶恐和焦虑所困扰,他差不多每隔几天就会做一次噩梦。

常言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在他的梦境中的事情有些是现实生活中真实发生过的——他的确是个杀人犯,也有不真实的地方——他还没有被警察抓住,周良新噩梦的源头就是他在十七年前犯下的一桩命案。

1993年,还不到二十岁的的周良新和另一个四川老乡孙承纬来到离家千里之外的灵宝,这两个年轻人满怀憧憬和希望——他们幻想着在这个闻名国内外的黄金之乡很快就赚到一笔大钱。然而两个身无长物的年轻人的梦想很快就被残酷的现实打得粉碎,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暗无天日的矿井里挖矿石,天还不亮,他们就得下井,太阳落山,他们才从地下爬出来,一天到晚累个半死,每个月的拿到手的工钱却只有几百元钱,除去租房子吃饭买衣服,所剩无几,两人失望地感叹:这样的日子混到猴年马月才能出人头地、衣锦还乡呢?

就在这俩人苦无“挣大钱”、“当暴发户”的门路时,一个同样急着发财的灵宝当地人郎平贵的出现让他们看到了 “希望” 。郎平贵原本是请他们两个去挖提炼金子的氰化池的,就在干活时闲聊中,这三个人居然不谋而合地想到了一条“致富”捷径——抢劫。

熟悉当地情况的郎平贵很快选好了一个目标:某镇第二中学的一个姓毕的老师。郎平贵知道,毕老师这些年来一直在干收购粗金,自己提炼后再转手卖出去的生意,他的手里即使没有金子也会有钱。

几个人很快就买来了刀子和胶带等作案工具,准备实施抢劫。

“咱们可是只抢钱,千万不害人性命啊。”毕竟是第一次干这样的坏事,几个人心里都没底,在临动手前,他们这几个又一次相互叮嘱着。

按照他们设想的是拿着凶器威逼、制服毕老师后,把他的钱或者金子抢走就行了,只是“谋财”而非“害命”。然而事与愿违,1993年的8月4日中午时分,当周良新、孙承纬持刀闯进毕老师家里,把刀架在毕老师脖子上,威胁人家交出钱物时,毕老师大声呼救并且激烈反抗,双方撕扯中,毕老师脖子上被划了一刀。

周良新、孙承纬两人看到被害人并未像他们想像中的那样乖乖就范,而且刀子伤了人,顿时惊慌失措,拔腿就跑。等村子里的人们闻声赶过来时,毕老师已经倒在了学校的院子里,人们慌忙把毕老师送到镇上的卫生所抢救,可是毕老师因颈部动脉割裂失血过多而身亡。

案发后,这三个人各自逃命去了;周良新、孙承纬跑回了四川老家,郎平贵则跑到了甘肃,躲到亲戚家里。因为当地人郎平贵是在幕后指挥,没有出头露面,作案时只是替他们几个放风,而直接实施抢劫的周良新、孙承纬两人又是外地人,来灵宝时间不长,所以留下的侦破线索太少,致使该起命案迟迟未破,成了一桩悬案。

跑回老家的周良新一直为自己的一时冲动去谋财而致死人命的犯罪行为后悔不已,除了强烈的罪恶感和负疚感外,他还满心恐惧,他特别害怕看着警察,走在大街上,哪怕是个交警和他擦肩而过他都觉得紧张、害怕,那偶尔呼啸而过的警车和刺耳的警笛更令他魂飞魄散。

十几年来,时光就这样在侥幸和恐惧的交织煎熬中慢慢流逝。周良新一面小心翼翼地隐藏自己,一边踏踏实实地打工挣钱,同时还利用业余时间读书学习。他利用建筑工地打工的那段时间,考取了 “建设工程和房屋施工”资格证书;他在超市做收银员的那段时间取得了西南科技大学的会计文凭;后来还通过了注册会计师资格考试,然后他应聘到现在的财务公司,从业务员干起,直到现在当上了业务经理。几年前,他还结识了一位心地善良、温柔贤惠的姑娘,两人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子。

周良新看着在自己身旁还在沉浸在甜蜜梦想中的妻子和儿子,脸上划过了一丝充满爱恋的微笑。

他抬头看了看墙上的电子钟显示的时间:2010年1月21日7时10分。早上六点半,这是周良新每天固定要起床的时间,今天已经有点晚了。这天还有一个客户的转款业务需要在上午十点以前办好,否则就耽搁人家当天提货了。周良新轻轻地为他们娘儿俩掖了掖被子,在孩子红润的脸蛋儿上亲了一下,起床洗漱收拾好后,出了家门。

上午九点十分,周良新就已经顺利地办好客户的业务。当他踏着轻快地步伐从银行出来。看到大街两旁商铺外花红柳绿的推销年货、打折销售的横幅和海报时,周良新才恍然发现又快该过年了,他寻思着赶紧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完,下午就带着妻儿一起上街逛逛。

银行前的路口边上,走在周良新前面的是一位手里提着一大兜子新鲜蔬菜的老太太,她头发花白,步履蹒跚,正左顾右盼地来回巡视着来往不断的车流,想瞅个车少的空档儿过马路。周良新看见此景,紧走两步,上前轻轻地搀住老太太,“来,老人家慢一点。”老人望了望这个好心的年轻人,感叹着说,“谢谢你啊,小伙子,现在像你这种好心人可是不多了啊。”

听到这话,周良新感觉自己的脸上有些发烫了。“好人,自己是好人吗?”他暗自在心里问自己。自从犯下那桩命案以后,他的良心一直不安,深感罪孽深重,为了减轻自己的罪恶感,他尽自己所能地做了许多好事, 08年汶川大地震后,他在第一时间到当地居委会报名,作为志愿者投身于抗震救灾第一线,全力抢救和安置灾民,他还坚持每年都去无偿鲜血,而在每年阴历七月十五日,也就是当地风俗的“鬼节”,周良新都要悄悄为一个亡灵焚香烧纸,而这个亡灵正是被他们害死的毕老师。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你好!哪位啊?”他很有礼貌地摁下了接听键。

“你好周经理,我是开发区生物工程公司的,我想把我们公司财务委托给你们公司管理,你看什么时间咱们见个面,谈谈有关细节和费用。”

 “好啊,好啊,我现在刚从银行出,大概半小时后回公司,您要是方便的话,过一会儿在我们公司面谈。”周良新看了看手表回答道。

“行,那咱们就十点钟见。”

周良新放下电话,加快了脚步往公司赶。

走进财务公司写字楼,周良新三步并作两步踏上了楼梯。就在这时,站在梯拐角处的两个中年人冲着他走了过来,俩人张口问道:“你是金瑞财务公司的周经理吗?”

周良新点了点头,微笑着随口答道:“是啊,你们是生物工程公司的吗?”

已经走到周良新身边的这两个人听清答话后,忽然一左一右架住了他的两只胳膊,其中一个人掏出了一副锃亮的手铐,很麻利地扣在了周良新的手腕上。

“哦,我们是公安局的,请跟我们走一趟。”周良新一听到这句话,脸色唰的一下变白了:他知道自己终究还是落入了法网。

 

原来,灵宝警方直到2009年年底才掌握了十七年前那起命案的准确线索,他们先是抓获了嫌犯灵宝人郎平贵,随后将周良新等两名四川籍逃犯上网通缉,而成都警方在网上追逃时,发现了周良新踪迹,遂将其抓获。

周良新被抓获后主动交代了公安机关还未掌握的同案犯孙承纬的基本情况和现住址,并通过照片辨认了犯罪嫌疑人孙承纬,警方于三天后在绵阳市盐亭县将孙承纬抓获归案。

2010年5月,灵宝检方以周良新等三人涉嫌犯有抢劫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            *           *            *             *

 “丈夫是个杀人犯!”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周良新的妻子怎么也不能相信自己那个老实厚道、充满爱心的丈夫是杀人逃犯,但是警方出具的证明材料以及周良新的供述却说明这不是在冤枉他。远在四川的周良新的妻子想为他的丈夫找一个河南的律师,于是她通过网络联系到了我,并且带着孩子来到洛阳,请我为他的丈夫辩护。

上一篇: 《实话石说》后记——用责任和正直的音符与时代主旋律共鸣
下一篇:《实话石说》连载十七:未成年人抢劫同龄人 初犯从轻被判二缓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