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克俭法律在线

skj168.flzx.com   TEL:13938845828

继多次被评为洛阳市优秀律师和先进律师及十佳律师称号以来,石克俭律师最近又被《河南法制报》评选为“首届河南百姓满意的律师》。石克俭律师擅长办理:刑事辩护 合同纠纷 常年顾问 债务追讨 工程建筑 房产纠纷 遗产继承 资产拍卖 工商资信调查 等类案件

《实话石说》连载十七:未成年人抢劫同龄人 初犯从轻被判二缓三

             作者——河南森合律师事务所石克俭律师
  辍学在家的未成年人李某某竟然伙同几个同龄人数次拦路抢劫初中学生,虽然两次结伙抢劫所得不足百元,但却是恶性犯罪。辩护的结果是李洛洛仅获缓刑,而最让辩护人感到欣慰和高兴的是,这个孩子如今已经成了一个学法知法、守法用法的好公民。

2010年3月的一个星期天下午,在伊川县魏湾镇南寨村街边的一个小商店门口,三个稚气未脱、个头不高的男孩子,每个人手里都拎着一个啤酒瓶,正蹲在地上喝啤酒——那模样架势对于他们的年龄而言简直太不相称了。

这几个孩子是刚从一个网吧里出来的,不是他们不想打游戏了,而是没钱了。网吧里玩游戏从来都是给现钱的,可是在这个小店,孩子们是可以赊账的。开小商店的老板也是本村的人,乡里乡亲的街坊四邻经常会打发自家的娃儿过来取包盐,拿瓶酱油什么的,偶尔没带钱赊个账是常事,所以这几个孩子也就趁着钻空子,赊账喝起了啤酒。

这三个孩子的家离的不远,都是在附近的几个村子里。“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话一点不假,这几个孩子有两个相同之处:其一是都是1995年出生的,年纪差不多一般大,其二都喜欢上网、打台球。他们三人中,除了李洛洛已经辍学在家以外,王文贤、刘琪琪还是当地魏湾中学二年级学生。

平日里,他们上网、打台球的钱都是从家里要的,可是这两天他们要钱要得有点过于频繁了,在他们趁趁摸摸地张口再要钱的时候,家长就虎着脸训斥了:“才给过钱没两天,你要恁多钱弄啥哩?”没钱就不能去打游戏,也只能看着别人打台球,那日子真难打发啊,。

几口啤酒下肚,酒精开始刺激几个娃儿幼嫩的神经了,他们的血往上头上冲,脸有些红了。

 “得想办法,”还是当头的李洛洛冷不丁地冒出了一句,他提了个建议:“不中咱去抢钱。”

“抢钱?就凭咱几个的小身子板儿,去抢谁啊?不让别人抢就不赖了。其他几个孩子哄笑起来。

“咱去寻几个学生,抢他们的钱。”李洛洛抿了一口啤酒,瞪着有点发红的眼珠子,不急不慢地说道。

“中,可是中。”几个孩子异口同声地附和道。

魏湾镇有36个行政村,45个自然村,最远的村离镇政府有30公里,可是这个乡只有两所中学,其中一所就在魏湾乡里,周边二十几个村的孩子都在这里上学。住得近的孩子上学可以走读,很多离得比较远的孩子,都选择寄宿在学校。学校的管理是很严的,特别是住校生,每天早上6点钟就要起来跑早操、上早自习。所以住校的学生一般都会在星期天的下午,提前赶到学校,当然除了换洗的衣物,他们往往也带着自己下一个星期的伙食费和零花钱。李洛洛他们几个打的就是这些孩子的主意。

李洛洛他们把打劫的地点选在了南寨村的焦枝线铁路涵洞附近——魏湾镇在铁路西,铁路以东的王岭、郭洼等十几个村子的孩子上学,这个涵洞是必经之路。

说干就干, 李洛洛从家里拿了一把西瓜刀,王文贤则带上了一根伸缩棍,他们三个人又叫来了平时在一起玩儿的常国良,一起赶到铁路涵洞下。路上,几个孩子还嫌手里的家伙太少,从路边的桐木树上折了几根树枝掂在手里以壮声色。

当天下午四点多,一个肩上背着书包,两手拎着袋子的学生走了过来,藏在桥下的李洛洛他们几个人,手里拿着刀和棍子,忽忽地一下窜了出来,拦住了那个叫沈可的学生,将其劫持到离涵洞不远的的一间废弃的房屋内。

“我身上没有钱啊。”开始,沈可并不害怕这几个年纪和自己相仿的孩子。以为他们不过是闹着玩儿。

“说瞎话,你上学不带钱,下一个星期吃啥喝啥?”

李洛洛他们几个斥责道。

“俺家住的不远,俺不住学校。”沈可还在极力辩解。

“不住学校,你还现在往学校去?还掂恁多东西?少废话,把钱拿出来!”三两句话没说完,几个拦路的失去了耐心,李洛洛举起西瓜刀就架在了沈可的脖子上,王文贤等三人也围着沈可,张牙舞爪地抡起了伸缩棍和木棍。看到这帮“劫匪”要动真格的了,沈可害怕了,他极不情愿地从文具盒里地掏出10元钱后,一溜烟儿地逃出了屋子。

第二拨过来的是四个有说有笑的学生,李洛洛说,这回过来的学生多,咱一个人弄一个。李洛洛拿着刀子直奔走在前面的沈喜子而去,他持刀把沈喜子叫到路边麦地里。可是正当他准备要钱时,正好李洛洛的母亲路过,她一看这情形,马上大声呵斥到:“洛洛,你弄啥哩?”李洛洛扭头一瞧是他妈,吓得揣起刀子,撒丫子就跑。

李洛洛跑了,可是王文贤却得手了,他拿着棍子逼着另外两个孩子一人给他掏了十块钱。

这次他们几人总共抢了30块钱,几个人高高兴兴地拿着这些钱去网吧里“潇洒”去了。

一个星期以后,这些尝着了甜头的孩子,又找了几个人再次抢劫几个学生。其中三个学生身上确实没钱,而李洛洛新招来的同伙刘琪琪,竟然跟随三人到学校取钱,结果被抢的同学大着胆子告到了学校,学校赶快到派出所报警,当晚刘琪琪在学校被公安机关抓获,随后这几个胆大妄为的“拦路抢劫者”在网吧里全部落网。

*            *           *            *             *

李洛洛的母亲找到我以后,哭的像个泪人儿,她说孩子平常在家都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她都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孩子出了这事,犯了罪,她都觉得没脸去见乡亲邻居了。她哀求我一定要救救她的孩子。

在看守所我见到了李洛洛,那是一个个子不高,满脸稚气的毛孩子,那一身黄色的号衣穿在他身上显得格外刺眼,我不由得摇头叹息道:“唉,怎么这么小的孩子就进了这种地方呢?”李洛洛一看到律师来了,还没张嘴说话,就鼻子一把眼泪一把地抹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

  我听完李洛洛讲述了他作案的过程后,又走访了他所在的村子里的街坊邻居,还去了学校附近的几家网吧,发现在网吧的孩子有相当一部分都有过敲诈其他同学的经历,而这些孩子中又有半数有过抢劫同学的行为,看来李洛洛的案件并不是个个案,这种触目惊心的社会现像已存在良久,已经不单单是孩子个人的问题,而是家庭、学校、社会应当严肃对待、着手解决的刻不容缓的问题。

我根据我所做的亲身调查,写了一个未成年人调查报告,主要是从李洛洛犯罪的成因、家庭环境、社会环境,以及下一步提出的改善的措施,都谈了自己的看法,和我的辩护词一起提交了法庭。

【关于对李洛洛等人抢劫一案的社会调查报告】

 

某某县人民法院:

我作为贵院审理的李洛洛未成年人抢劫一案的辩护律师,从本案的侦查阶段开始便介入案件,直到今天的法庭调查,期间有许多的感触:

首先,我对十四岁孩子李洛洛的犯罪感到痛心,十四岁本该是人生求知黄金时段,之所以出现这一抢劫事件,与社会,家庭,学校密不可分,我认为这次抢劫案的发生不单单是一个犯罪个体,它还是一种社会群体隐藏现像,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的进步,独生子女占去了大多数家庭,独生子女“称王称霸”现像给未成年人的犯罪提供了可乘之机。

据调查:近年来,几年前只有城市中心才有的网吧,如今却遍地开花,它们在诱惑孩子掏空自己腰包的同时,把手伸向了家长,甚至成了未成年孩子的替代“杀手”。

我最近走访了学校附近的几家网吧,正如网吧老板说的:“如果没有这些中小学生的通宵达旦,我这老板也得下岗了,我得经营下去啊,靠什么吃饭啊!”在调查时,还不时有中小学生进出,也不需要什么证件,孩子们在网吧如鱼得水,没有家里父母的责骂,严管;而社会的监管犹如猫抓老鼠一般,又怎能让孩子抵御诱惑呢?他们上网的钱哪里来的?同时我调查了810----16岁不同年龄的孩子,他们的回答震撼人心:“编瞎话说学校要交钱,要么是偷偷拿家里零钱,也有负债玩耍的,还有骗取爷爷奶奶钱的”,在调查的8个孩子中有4个曾有敲诈小同学现像,2个有抢劫行为,社会造就了“小霸王”,怎样管好“小霸王”?不得不引起全社会重视,深思……难道这全是孩子的错吗?

其次,在当今社会中,大人们的攀比心理给未成年孩子以示范,爱慕虚荣、投机取巧心理严重侵蚀着幼小心灵,校园里拿手机的,大搞生日宴会的,比穿名牌的,比骑单车的,这些不良社会现像助长了未成年人的犯罪。

再次,在呼吁国家教育制度改革的同时,谁为孩子的德育买单?真正的德和育哪里去了?很多学校追求高分,“家长择校跑断腿,孩子压力皱额眉。孩子压力过大从而导致心理犯罪。

中广网北京712日消息: 落实教育优先发展战略地位的保障,从管理体制到办学体制,从投入体制到其他相关制度,我国教育体制改革不断取得重大进展。小学升初中,实行划片招生、就近入学,这一方案已实施多年。但更多人们对健康存在认识上的误区,认为没病就是健康,锻炼不锻炼无所谓,他们更关心孩子的学习成绩如何,学习时间有无保证,学习时间越多越好,连双休日、节假日都不放过,要求学校补课,或另请家教,有多少人洞察过孩子的内心世界;尽管“小升初”取消了统考,没有了升学压力,可孩子们的学习仍不轻松,这又是什么原因呢?如果每个学校都能够育德育人,十四岁的李洛洛还会走上歧途吗?到底是谁害了孩子呢?

综上所述,十四岁孩子李洛洛的犯罪行为,集结了很多未成年孩子的缩影,社会,家庭,学校三位一体的外在因素给孩子提供了犯罪“温床”,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李洛洛对自己的行为认罪态度很好,鉴于未成年人初次犯罪,也应以教育为主,李洛洛的家长也积极主动给予经济赔尝.说服教育孩子,李洛洛等孩子触犯了法律也为之父母上了沉重的一课。恳请法院对李洛洛适用缓刑为盼!谢谢!

 

                特此

 

 

 

  

                                       调查人:石克俭

                                            00年七月二十五日

 

【辩护词】

    河南森合律师事务所接受李洛洛的亲属的委托,指派我作为其辩护人。根据今天的法庭调查,现对本案发表以下辩护意见:

    一、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有部分异议

    辩护人对公诉人指控李洛洛犯抢劫罪的定性及基本事实没有异议,但认为有一些细节问题需要查证:

1、起诉书指控李洛洛在2010321下午和另外几名被告将沈可劫持至一间废弃的房屋内,李洛洛持刀架在沈可脖子上。辩护人认为这个指控是不属实的。

首先,李洛洛的所有供述中可以看出,当天他们在达到现场后,是王文贤先拿刀子,李洛洛只是在申玉科等四人达到后才从王文贤手中换过刀子。

李洛洛在2010328日供述“我们到那以后,王文贤把刀子要了过去,先去了一个孩子,王文贤拿刀架到那孩子脖子上,这孩子掏出10元钱。后来又去了四个孩子,我手里惦着刀结果我妈瞅见我追我,我惦着刀赶紧跑”;李洛洛在514日的供述中说:“去了一个学生,我拿着棍,王文贤拿着刀把那孩子叫到一间没有屋顶的屋内逼他掏钱。后来又去了四名学生,当时我和王文贤换了一下,我拿着刀他拿着棍准备抢时我妈追我,惦刀跑了”。

其次,王文贤在328日的供述中也可以印证这一点,他是这样说的:“我们当时拿着一把长刀子,我和李洛洛换着拿,第一个孩子我们拿刀子吓唬他,他掏了10元钱,之后拦四个人时,我用棍了打了他们”。

从以上二人的供述中可以看出,321日的作案中并不是李洛洛持刀架在沈可的脖子上。

    2、起诉书称李洛洛在2010328作案时认出沈浩浩是上次抢劫中跑掉的那个人,辩护人认为也不属实。从刚才的法庭调查以及本案的证据材料可以看出,李洛洛在第一次抢劫时仅参与了对沈可的抢劫,后面的抢劫因为被李洛洛的母亲发现并追赶而逃离现场,因此他不可能看见后面发生的事情。

    二、李洛洛具有法定的从轻或减轻处罚的情节。

李洛洛在作案时时刚满十四周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

另外,李洛洛在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并有深刻的悔罪表现,其家人也积极配合与被害人达成民事部分的调解并取得了他们的谅解,因此本案所造成的社会危害性已经降至最低。

    综上所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司法解释,对待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应当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解释”第十六条规定:对未成年罪犯符合刑法第七十二条第一款规定的,可以宣告缓刑。如果同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宣告缓刑:(一)初次犯罪;(二)积极退赃或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三)具备监护、帮教条件的。李洛洛的家人已经积极赔偿了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并且保证对李洛洛加强监护和管教,因此希望法庭根据以上情况对李洛洛适用缓刑。

    谢谢审判长!

                  辩护人:石克俭

                  2010年7月28

 

  拿着砍刀抢劫,这是一种情节恶劣的恶性犯罪,因为李洛洛实施犯罪时未满十六岁,而且是初犯,我给他做的是罪轻的辩护。法庭支持了我的观点,开庭两天以后,判决就出来了。

 

【刑事判决书】

                              

    ……

        伊川县人民检察院指控:

    (1)2010年3月21日下午4时许,被告人李洛洛、王文贤、刘琪琪、伙同魏湾镇勒庄村村民常国良(另案处理)四人预谋抢劫经过魏湾镇勒庄村铁路上学的学生。后魏湾镇问正中学初二学生沈可路过,四人将其劫持至一间废弃的房屋内,被告人李洛洛持刀架在沈可脖子上,被告人王文贤持伸缩棍逼迫让其掏钱,沈可掏出10元钱后将其放走。接着文正中学的初二学生申玉科、申财彪、候韬、沈喜子上学路过,李洛洛持刀把沈喜子叫到路边麦地,准备要钱时被李洛洛母亲发现,李洛洛持刀逃窜。王文贤持伸缩棍将候韬叫到废气屋内,持棍击打候韬,并向其索要10元钱,之后王文贤又问申财彪索要10元钱。共抢得现金30元,在此期间文正中学的初三学生沈浩浩经过,几人欲抢劫之机,沈浩浩伺机跑掉。

    (2)2010年3月28日下午5时许被告人李洛洛、王文贤、刘琪琪、李明杰伙同魏湾镇勒庄村村民李世恒(另案处理)五人预谋到魏湾镇铁路桥附近抢劫学生。后文正中学的初三学生沈浩浩、帅帅、杜光辉路过,被告人李洛洛认出沈浩浩是上次抢劫中跑掉的那人,被告人李洛洛、王文贤、刘琪琪便持棍击打沈浩浩,并将棍子打折,被告人李明杰也上去用脚踢打沈浩浩,造成沈浩浩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中间刘琪琪持刀吓唬三人,帅帅也被几人殴打。打完后让三人掏钱,沈浩浩掏出5元,杜光辉掏出4元,李世恒发现帅帅袜子里有钱,便从帅帅身上搜出50元钱。五人嫌抢的钱少,刘琪琪跟随三人到学校取钱。当晚刘琪琪在学校被公安机关抓获,后通过刘琪琪协助,公关在网吧内将李洛洛、王文贤、李明杰三人抓获。案发后,被告人李洛洛、王文贤、刘琪琪、李明杰的监护人已赔偿被害人损失。

    据此,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李洛洛、王文贤、刘琪琪、李明杰之行为触犯了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之规定,已构成抢劫罪,应当以抢劫罪共同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四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实没有异议,同时认为四被告人均是刚满十四周岁的孩子,由于年少无知,又系初犯,请求法庭给四被告人量刑时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刘琪琪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同案犯,属立功表现,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

    (1)2010年3月21日下午4时许,被告人李洛洛、王文贤、刘琪琪伙同魏湾镇勒庄村村民常国良(另案处理)四人预谋抢劫经过魏湾镇勒庄村铁路上学的学生。后魏湾镇问正中学初二学生沈可路过,四人将其劫持至一间废弃的房屋内,被告人李洛洛持刀架在沈可脖子上,被告人王文贤持伸缩棍逼迫让其掏钱,沈可掏出10元钱后将其放走。接着文正中学的初二学生申玉科、申财彪、候韬、沈喜子上学路过,李洛洛持刀把沈喜子叫到路边麦地,准备要钱时被李洛洛母亲发现,李洛洛持刀逃窜。王文贤持伸缩棍将候韬叫到废弃屋内,持棍击打候韬,并向其索要10元钱,之后王文贤又问申财彪索要10元钱。共抢得现金30元,在此期间文正中学的初三学生沈浩浩经过,几人欲抢劫之机,沈浩浩伺机跑掉。

    (2)2010年3月28日下午5时许被告人李洛洛、王文贤、刘琪琪、李明杰伙同魏湾镇勒庄村村民李世恒(另案处理)五人预谋到魏湾镇铁路桥附近抢劫学生。后文正中学的初三学生沈浩浩、帅帅、杜光辉路过,被告人李洛洛认出沈浩浩是上次抢劫中跑掉的那人,被告人李洛洛、王文贤、刘琪琪便持棍击打沈浩浩,并将棍子打折,被告人李明杰也上去用脚踢打沈浩浩,造成沈浩浩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中间刘琪琪持刀吓唬三人,帅帅也被几人殴打。打完后让三人掏钱,沈浩浩掏出5元,杜光辉掏出4元,李世恒发现帅帅袜子里有钱,便从帅帅身上搜出50元钱。五人嫌抢的钱少,刘琪琪跟随三人到学校取钱。当晚刘琪琪在学校被公安机关抓获,后通过刘琪琪协助,公关在网吧内将李洛洛、王文贤、李明杰三人抓获。案发后,被告人李洛洛、王文贤、刘琪琪、李明杰的监护人已赔偿被害人损失。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告人李洛洛、王文贤、刘琪琪、李明杰的供述;被害人沈可、沈喜子、侯朋涛、沈浩浩、帅帅、杜光辉陈述;报案材料、诊断证明、伊川县文中学证明、扣押物品清单、作案工具照片、赔偿协议、户籍证明等,足以认定。

    在审理过程中四被告人的辩护人提供了所在村委和所在学校的有关证明及社会调查报告,均证明了被告人李洛洛、王文贤、刘琪琪、李明杰在本村居住及上学期间能够认真学习文化知识,能够与邻居及同学之间和睦相处,尊老爱幼,尊敬师长,热爱劳动,热爱集体,平时表现良好,偶然走上犯罪道路,念其年少无知,且求法庭给予从轻或减轻处罚。同时四被告人的监护人一再表示,今后一定对其加强教育,使其改行自新,重新做人。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洛洛、王文贤、刘琪琪、李明杰以暴力方法抢劫公民财物,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且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其罪名成立。被告人李洛洛、王文贤、刘琪琪、李明杰系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作案时均不满十六周岁,依法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刘琪琪作案后积极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同案犯,属立功表现,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四被告人在庭审中能够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尚好,确有悔罪之意,量刑时应酌定从轻处罚。四被告的辩护人认为四被告人均属未成年人犯罪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的辩解,于法有据,本院予以采纳。根据四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以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本着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执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和贯彻“以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故对被告人李洛洛、王文贤、刘琪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二、三款、第七十二条、第六十一条之规定;对被告人刘琪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二、三款、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六十一条之规定,经合议庭评议,并报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李洛洛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3000元。

   ……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罚金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

                                      

开庭后没多长时间,李洛洛的母亲打电话跟我说,法院让她第二天早上过去。她很不安地问我,她到了法院该干啥,我说法院让你去可能是你交罚金什么的,我安慰她说,你只管去,法院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到第二天下午,李洛洛的母亲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她用掩饰不住喜悦之情大声告诉我,法院是让她去领孩子的。她说她把孩子带回家后,特意领着李洛洛在村里转了一圈,她要让村里的人都知道,他家李洛洛犯了错不假,但是人家法院没让孩子住监狱,而是给了孩子改过的机会。 

前不久,我还接到了李洛洛的一个电话,原来这个孩子在一个饭店打工,干了一个多月,老板不但没给工钱,就连当初的押金也不给他退,他一怒之下,就把人家的被子给抱走了。可后来他思前想后觉得不大对劲儿,就给我打电话,问我该怎么办?

我告诉他,你不要这样,在这个事情上你千万不要冲动。老板欠你钱不对,可是你拿人家东西也不对。我给他提了个建议,要不你就让家里大人去找老板讨回押金,实在不行的话就通过法律渠道去告老板。我一再叮嘱他,违法犯罪的事情咱说啥也不能再去干了啊。李洛洛听了我的话后说,中,石伯伯,我听你的。

这件事让我感触很大:一个曾经的失足少年,在自己遇到纠纷时,没有任性胡来,而是请教律师,寻求用理智和法律的途径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他的这个进步正是让我个曾为他辩护的律师感到无比的欢喜和欣慰。我又想,假如这个社会上的每一个公民都能学法、知法、守法,那么这个世界将是多么的和谐美好啊。

 

上一篇: 《实话石说》连载十八:法庭讯问揭示忏悔赎罪心路历程 抢劫犯获被害人家属谅解被判死缓
下一篇:《实话石说》连载十六:贷款诈骗还是骗取贷款 一字之差关乎十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