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克俭法律在线

skj168.flzx.com   TEL:13938845828

继多次被评为洛阳市优秀律师和先进律师及十佳律师称号以来,石克俭律师最近又被《河南法制报》评选为“首届河南百姓满意的律师》。石克俭律师擅长办理:刑事辩护 合同纠纷 常年顾问 债务追讨 工程建筑 房产纠纷 遗产继承 资产拍卖 工商资信调查 等类案件

《实话石说》连载十五:网络暴力游戏扭曲心灵 残忍凶手终被判处死刑

                      作者:河南森合律师事务所石克俭律师                      

本想来洛打工,却没日没夜地在网吧呆了一个多月;花光了父亲给的两千多元盘缠后,沉迷网络游戏、满脑子还是打打杀杀的白振伟,竟然残暴地挥舞利刃,连砍69刀,杀死了拒绝他住店的女孩!

 

2010年1月,一个寒冷的冬夜,热闹了一天的关林市场,已经没有了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的人流,偌大的市场里,几个保洁工人拿着大扫帚在哗啦哗啦的扫着街道,有些还没有关门的铺子或是在盘点货物或是忙着补货,路口卖包子馄饨的小摊主在忙乎着招待三五个食客。

一个中等个头的年轻人,从街口的飞速网吧里慢慢吞吞地走了出来,他一边迷迷噔噔地揉着眼,一边张大了嘴巴打着哈欠。这人身上穿着一件暗红色的夹克,蓝色的的裤子,脚穿土黄色休闲鞋,手上戴着一双露半截手指的蓝色方格子毛线手套,斜跨一个棕色的单肩翻盖皮尼龙方包。包里有他的全部家当:毛巾、牙刷、牙膏等洗漱用品,还有两把刀子——那是他前不久从附近的一个超市里买的——一把他已经拆开包装,用来削水果,另一把则还严严实实地封在塑料包装盒里,那是他打算用来防身用的。

年轻人叫白振伟,是平顶山市宝丰县赵庄人,他过完阳历年就从家里出来了,原打算是要来洛阳找工作的。出门时,父亲给他了3500块钱,可是他一到洛阳就跑进了网吧,开始打“梦幻西游”游戏了,除了吃喝拉撒睡,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屁股就不曾离开过网吧里那已经裂开了口子的沙发椅。

这天他终于站起了身,走出网吧。他不是厌倦了游戏中的没完没了的过关升级和打打杀杀,而是他口袋里没钱了。俗话讲“钱是人胆”,兜里有钱时,白振伟的打游戏精神十足,可是一旦没钱玩游戏了,离开了那个虚无缥缈的世界,顿时感到百无聊赖,特别疲倦。他迷迷糊糊的走在街上,只想赶快找到一张床,躺下去睡觉。

拐了个弯,白振伟看见不远处一个“天天旅社”的霓虹灯招牌忽明忽暗地闪烁着,好像眨着眼睛招呼他过去睡觉,他下意识地摸了下口袋——除了一元硬币和几个小钢?外——他已身无分文,难以忍受的困意逼着他硬着头皮走向那间旅社,他琢磨着跟老板商量商量,先住一夜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旅社值班室里,一个穿着黄色羽绒衣、胳膊上套着蓝色袖头的女孩正趴在电脑前与网友聊天,看年纪她与白振伟差不多大小。女孩叫李红梅,是这个旅社老板娘的独生女,跟她妈妈一起经营这家不太大的简易旅社。

白振伟硬撑着不让自己的上下眼皮合起来,他问那个女孩:“有房吗?”

“有,不过只剩一间20块钱的了。”女孩抬头望了白振伟一眼,懒洋洋的答道。

关林市场是全国为数不多的大型贸易集散交易市场之一,近年来虽然市场一直在不断扩大地盘,但是店铺依然紧张,市场内及其周边的建筑物的一楼基本上都用来开店面了,二楼一般是用来当仓库的,再往上面的楼层才会用于住宿,天天旅社就是这种开在三楼四楼的小旅馆。像关林市场里大多数小旅社一样,它们就是针对那些做小本买卖的生意人或是拉货的货车司机开的,这些人对住宿条件要求不高,只要有张床睡觉就行了,价钱不高,三四个人的房间,每个床位10块钱,好一点的两人间,放个电视,也不过20块钱。  这天,天天旅社的生意不错,便宜的房间早住满了,只剩一个20块钱的标准的客房了。

“看看房间。”白振伟困得话都懒得多说。

“四楼,有电视 。”李红梅说着,拎着一大串钥匙,示意他跟着,就往楼上走。

李红梅走到401房门前,打开了房门。

“哦,哦,行。”看到床,白振伟恨不得马上钻进被窝,赶紧进入梦乡,他侧身从站在门口的李红梅身边挤进房间,就想往床上躺。

“哎,哎,先到楼下登记一下,把房钱交了。”李红梅拦住了他。

“我今天没钱了,你先让我住一晚上吧。”白振伟腆着脸。

“不中。”李红梅回答很坚决。

  “我把手机押给你。”白振伟从那个裤兜里掏出自己那个七八成新的手机递了过去。

“我押这东西干啥,不行,不行。”

“等明天我家里人把钱给我汇过来,我就还你。”白振伟实在不想离开那近在咫尺的床铺了。

 “那肯定不中。”李红梅摇着头说。

“我实在是太瞌睡了,你先让我住一夜吧。”看到李红梅决意不肯让自己住下,白振伟开始乞求了。

“这么大个人,你没钱住什么店啊?你去住马路上吧!”李红梅一边不屑地讥讽白振伟,一边拽着他往屋走外,并且顺手带上了房门,想把门再锁上。

“没钱就住马路上!”这句气话深深地刺痛了白振伟,一股无名火腾地一下直冲他的脑门,在他的潜意识里,面前的年轻女孩猛然间变成他刚才在游戏中遇到的怪兽,而眼前这个张牙舞爪的黄色怪兽阻挡着他升级的路,“你拦着不让我住,我偏要住,我杀了你就能住了!”

他突然瞪圆了眼睛,呲着牙怪叫一声,向李红梅猛扑过去,一下把李红梅推进屋里,摁倒在床上,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一把刀子,对着女孩的头上砍了起来。

一刀,又一刀……白振伟疯狂地挥舞着刀子,就像他在游戏里拼命敲打键盘,用自己的兵器击杀怪兽那样。“怪兽的生命力超强,你把他打倒了,它眨眼间还会爬起来,一刀两刀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要彻底消灭它,否则的话它会把你干掉,你必须一鼓作气的砍杀,不能给它任何喘息的机会。”他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

面对突如其来的暴行,倒在床上李红梅出自本能地叫了起来,并且在挣扎中用两手死劲儿抱住了白振伟持刀的右手,无法用力的白振伟不得不腾出自己的左手去掰开李红梅双手。借着这个功夫,满头是血的李红梅狂喊着救命,从床上爬起来,跑向隔壁403房间,狂躁中的白振伟手里拿着血淋淋的刀子紧追过来。

403房间里,正躺在床上看电视的客人被突如其来的追杀场面惊呆了。被砍的那个女孩他认识,是这个旅社老板的闺女,而后面那个年轻人他从没见过。“是不是女孩和男朋友闹别扭了?”他赶紧起身劝架,“别打了,别打了,有话好好说。”可是他也只是喊喊而已,白振伟像疯了似的砍人架势,让他失去了挺身而出、制止暴行的勇气。

这时的白振伟也担心那个客人阻拦,他一边继续用刀猛砍着女孩,一边顺着客人的话茬恶狠狠地吆喝着“叫你背叛我!叫你背叛我!”

那个客人眼见自己搭不上话、也不敢动手阻拦,就扭身跑了出去。这时的黄衣女孩也倒在地上不再反抗,不再挣扎,只有两条腿偶尔抽搐一下。杀红了眼的白振伟,又拿出另外一把带着锯齿的水果刀,对她的腹部、胸部又插了几下,看着李红梅再也不动弹了,他就收起刀,放入包里快步向外走去。

当白振伟走到一楼楼梯口时,和一个上楼的年轻人打了个照面,擦肩而过。上楼的年轻人是李红梅的男朋友,叫李小波,他上楼后听到客人说值班女孩被人用刀砍了,还说那人刚刚下楼,他扭身赶紧追了出来。

白振伟出了门口向北边就跑,还没跑几步后面就传来了吆喝声“站住”,白振伟回头看了下是那名年轻男子,他冲着李小波诡异地笑了笑,但是并没停下脚步。

白振伟跑出大约200米的时候被李小波追上,并被李小波扑倒、摁在地上,白振伟挣扎着摆脱了他的控制,站起身来,两手握拳,一脸凶相,死死地瞪着他。李小波看着白振伟凶神恶煞的模样也有些胆怯,想招呼过往的人帮忙,却也不敢确定这个人是不是行凶者,所以他有些迟疑,就在李小波不知如何是好的档儿,白振伟叫了一辆路过的出租车,乘车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