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克俭法律在线

skj168.flzx.com   TEL:13938845828

继多次被评为洛阳市优秀律师和先进律师及十佳律师称号以来,石克俭律师最近又被《河南法制报》评选为“首届河南百姓满意的律师》。石克俭律师擅长办理:刑事辩护 合同纠纷 常年顾问 债务追讨 工程建筑 房产纠纷 遗产继承 资产拍卖 工商资信调查 等类案件

《实话石说》连载十四:黑客盗卖卡号数据 新型犯罪罪当几何

             作者——河南森合律师事务所石克俭律师
  这是河南首起以“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起诉的案件,对于这种新型犯罪,当时全国范围内案例寥寥无几。辩护人发现哪些事实,才使量刑发生了重大变化呢?

2009年,对于我这个已经干了二十几年律师的人来说,是个有着非常意义的一年,我开办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河南森合律师事务所。

在以前,我也曾挂在其他律师事务所担任兼职律师,也在合伙的律师事务所开展工作,也曾经与其他律师开办过合伙所并担任了五年主任,可以说我是个很不安分、经常跳槽的一个律师。导致我频繁跳槽的原因很多,但都是我极其无奈的选择。有的是待遇问题,有的是性格使然,有的是因团队建设一盘散沙,缺乏凝聚力,还有的是因管理制度缺乏活力,不能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尤其是在合伙办所时,我的“网络营销”、“增强团队建设”等很多设想,都很难得以实施,与合伙人在办所理念上存在着严重的分歧,这些都促成了我在允许开办个人律师事务所之后,很快就义无反顾地走了出来——我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打造一个一流的律师事务所。

2009年8月10日,我的个人律师事务所——河南森合律师事务所挂牌成立了。“黑客入侵网络案”就是我在新成立的律师事务所接的第一个刑事案件。

 
在人们眼中,黑客是一群聪明绝顶,精力旺盛的年轻人,他们精通计算机和网络技术,一门心思地破译各种密码,以便偷偷地、未经允许地打入政府、企业或他人的计算机系统,窥视他人的隐私。黑客,往往以自己的能力为骄傲和荣耀,他们游走在自由和法律的边缘,一时的好奇、冲动或是贪欲,都有可能让他们惹出是非甚至滑落到犯罪的深渊。所以,这些黑客的形像在公众眼中非常模糊,时而高擎正义的大旗时而裹挟着阴暗的邪恶,时而代表英雄时而成为罪犯,对他们的高尚或卑劣,人们往往难以作出明晰的甄别和判断。
张强国就是一名黑客,这个来自东北的年轻人,曾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北京某著名高校的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应聘于北京一家网络公司,专门从事程序编程工作,小伙子聪明好学,工作得心应手,很快就做出了不凡业绩,颇得老板和同事好评。
年轻人充沛的精力、争强好胜的个性,让这个计算机高手很快就成了一名黑客。进入某个政府、企业或个人的计算机系统,对普通人来说是个想都不愿想的困难重重的事儿,可对张强国来说就是家常便饭、小菜一碟。在网络世界里,他就如进入无人之境,天马行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他无意于窃取人家的商业机密和个人隐私,只是像女孩子喜欢逛大街、进商店一样,四处走走看看,满足一下自己那异常旺盛的好奇心。偶尔也会恶作剧似的,给人家的网站或主页黑一下,或者胡言乱语地骚扰一番,如同好事的游客结束旅程之前,会留下“到此一游”的印记一样。
现代社会是一个浮躁喧嚣的社会,假如一个人有了别人不具备的特殊能力,他绝不会像身怀绝技的古代高人隐士那样深藏不露,更何况像张强国这类黑客的用武之地就是发展迅猛、无比开放的网络世界,他觉得不让别人知道他的能耐,对他自己和别人来讲都是莫大的遗憾。于是,在一次QQ聊天时,他很炫耀地向一个远在湖南、素未谋面的网友“喜子”说了自己的攻城略地、纵横网络的“大侠风范”和“辉煌战果”。
“哦,真滴吗?”喜子将信将疑。
“蒙你干啥,哥们干这活杠杠滴。”张强国顺手发出了一个看起来很酷的戴墨镜的QQ表情。
“你天天进宝山而空手回,真是人才资源浪费啊。”喜子不无遗憾地回应。

喜子是个开网店的,真名叫齐启国,专做回拨卡生意。所谓的回拨卡,其实就是利用主叫收费和被叫收费的差异,通过网络运营商的软交换技术,实现呼叫流程上的变化,从而达到用户节省通话资费的目的。主叫用户可以通过软交换网络,将自身变为被叫用户,而运营商或者虚拟运营商通过收取较低的资费,从而达到赢利的目的。用户购买了带有卡号和密码的回拨卡,只要把手机号、回拨卡的卡号和密码,发给卡上指定的号码,就可以拿到一个预约号码。使用时用户先拨入一个预约接入号(免费),拨通听到响铃后挂机,再由系统拨回,用户接听后拨打需要的电话号码。这种手机回拨卡大都是依赖话费低廉的网络电话,或者利用国内外电话资费差等不同方式将主叫变为被叫来实现降低手机资费的。简单的说来就是将甲呼叫乙,变成丙呼叫甲和乙,其中的丙就是回拨服务器。这样一来,甲和乙都成为了被叫,按照单向收费原则,都不用收费。

  喜子经营的这个业务量也不算小,但是赚的钱却不多,因为竞争激烈,一张面值20元的卡,经销商才卖19元,每张的利润只有一块钱。

知道张强国是个水平颇高的黑客,头脑灵活的喜子马上想到了一条合作发展、拓展生意的捷径。

“咱俩合伙干吧,你发挥专长负责搞资料,我负责销售,赚钱大家分,怎么样?”喜子迫不及待地试探张强国。

“搞什么资料?什么生意啊?”张强国漫不经心的反问。

“我给你一个公司的IP地址,你去把里头的回拨卡数据整出来就OK了。”

“这不忒简单了。”既冒险刺激,还有利可图,张强国不假思索地发出了一个叼着烟卷的QQ表情。

2009年7月初,张强国在北京市海淀区三虎桥首体宿舍楼他的宿舍里,开始用喜子提供的网址、帐号及密码,进入到了洛阳佳天通讯服务有限公司计算机系统,将该公司数据库内多方会议卡的卡号、密码等数据盗出10万余条。

随后,张强国将部分数据制作成文本格式,通过QQ发给喜子,而喜子则马上将这些回拨卡卡号放到自己的网店上,以每张十三元的低价开始销售。

“洛阳佳天公司回拨卡每张13元!”

这在当时的回拨卡市场上可是令人吃惊的超低价格,这个信息很快在业界传播开来。洛阳佳天通讯服务有限公司的很多业务代理商得知消息后,纷纷与该公司联系,询问价格变动事宜。

“我们的回拨卡降价销售了?根本没有的事儿!”

蒙在鼓里的佳天公司闻讯后从上到下十分震动,他们立即安排人员按照代理商提供的网店地址,以消费者的名义与喜子联络,购买了几个回拨卡的卡号。公司聘请技术人员对买来的回拨卡数据进行了分析,他们发现其中的数据格式和他们平常发行卡使用的格式不一致。反而与其公司数据库内的存储的数据格式完全相同,而系统数据库内存储的数据格式从未对外公布,他们开始怀疑自己的系统被人攻击,导致数据外泄。

“这还了得!”佳天公司的老板惊出了一身冷汗。他们的服务器系统的卡总面值金额近500万元,而已经销售出去但没有使用的数据有十二万条之多,仅这些就价值360多万元。黑客盗走了多少,他们不知道,公司损失有多大,他们更不知道了。

洛阳市公安局网监支队接到报案后,很快立案侦查,他们采取技术手段迅速锁定湖南的喜子,并且顺藤摸瓜抓获了北京的张强国。

2009年7月、8月,张强国和喜子先后因涉嫌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被洛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逮捕,公诉机关于2009年11月对两人提起公诉。

*            *           *            *             *

张强国是个网络高手,是个黑客,我做律师业务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依靠网络营销,都是依靠网络发展,我俩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一个是利用网络违法犯罪、侵犯他人权利,一个则是通过网络维护权利。虽说如此,可是我对他还是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

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是指违反国家规定,侵入国家事务、国防建设、尖端科学技术领域以外的计算机信息系统或者采用其他技术手段,获取该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存储、处理或者传输的数据,情节严重的行为。最高法院在有关的司法解释中将这类案件称之为新型犯罪,我曾在网络上搜索,当时类似案例全国仅有两三个,张强国案应该说是河南省首例。这个案件的事实是非常清楚的,罪名定性也无问题,关键就在量刑上。

我在研究了大量通讯行业的政策法规后发现,张强国侵入的网站未在信息产业部审核备案属非法经营、盗卖的数据卡不受法律保护,其经营的回拨卡业务本身就属于“灰色业务”,同样不受法律保护,另外,张强国获利是很少的,从以上几点出发,我认为张强国虽然实施了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的行为,但是该行为并不构成《刑法》规定的“情节严重”,具体辩护内容如下:

 

【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河南森合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人张强国亲属委托,指派我担任张强国的辩护人。依据事实和法律,辩护人发表以下的辩护意见供法庭参考。

《刑法》第285条关于“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罪”的规定中,第二款规定:“违反国家规定,侵入前款规定以外的计算机信息系统或者采用其他技术手段,获取该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存储、处理或者传输的数据,或者对该计算机信息系统实施非法控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从该规定中,可以看出国家打击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犯罪针对的是“情节严重和特别严重”的行为,经过刚才的庭审过程,本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张强国虽然实施了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的行为,但是该行为并不构成《刑法》规定的“情节严重”,因此请求法庭对被告人的从轻处罚,理由如下:

    一、被告人张强国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系洛阳佳天通讯服务公司的系统,而该公司的网站并未在信息产业部审核备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292号《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第四条规定:“国家对经营型互联网信息服务实行许可制度;对非经营型互联网信息服务实行备案制度。未取得许可或者未履行备案手续的,不得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

信息产业部关于发布《互联网站管理工作细则》的通告第八条规定:“网站主办者应依法开展互联网信息服务业务。应当自行或委托他人提供履行备案、备案变更、备案注销手续;应当保证备案信息的准确;在通过备案审核后,应当在网站的主页底部中央位置表明备案编号,在备案编号下方链接信息产业部“备案管理系统”网址,按要求将电子验证标示放置在其网站指定目录下;备案信息发生变化时应及时进行变更,同时再次安装电子证书……等等。”

由以上规定可以看出,经营型或非经营型互联网信息服务必须实行审核备案,否则不得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及时备案审核后,也应当在网站主页底部中央位置注明备案号,并可链接至信息产业部以便查证。而洛阳佳天公司虽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但却不按相关规定审核备案,不知是出于何种原因呢?但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其未经审核备案的网站即为非法的,不受法律保护。

    二、被告人张强国侵入佳天公司获取的数据,即俗称的“回拨卡”,不受法律保护。我们都知道在我国经营通讯业务是需要符合资质要求并经过批准的。佳天公司并不具备相应的资质要求擅自经营通讯业务是违法的,回拨卡本身就属于“灰色业务”,并不受法律保护,也就是说张强国侵害是不受法律保护的“灰色利益”,那么这种行为就不构成“情节严重”。不知佳天公司是否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不将网站备案呢?

    通常我们从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造成的损失及给社会的影响力三个方面来衡量情节是否严重,而被告人张强国侵入的是未经审核备案的计算机信息系统,获取的是“灰色业务”性质的回拨卡,侵害的是不受法律明确保护的“灰色利益”,这种行为造成的社会危害性和影响力甚微,损失很小,并不构成“情节严重”,因此,请求法庭从轻处罚。

    此外,被告人张强国在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坦白交代犯罪的事实,促使案件尽快结案,为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司法资源;其坦白悔罪,积极主动退还赃款,自愿缴纳罚金,认罪悔罪态度诚恳、真诚;且被告张强国系初犯,平常工作、学习表现良好,主观恶性很小。

    综上所述,请求法庭能够对张强国按非法获取入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从轻处罚。

    以上意见仅供法庭参考。

                          河南森合法律事务所:石克俭

                            2009年12月11日

不到一周的时间,案子的判决结果就出来了。

【刑事判决书摘要】

                 

    ……

    洛阳市某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09年7月6日被告人张强国与喜子预谋侵入被害人洛阳佳天通讯服务有限公司计算机系统,盗取该系统内的多方会议卡数据转卖牟利,被告人张强国利用掌握的黑客技术及喜子提供的网址、帐号及密码,通过洛阳佳天通讯服务有限公司计算机系统漏洞,于2009年7月6日、7日、9日分多次非法侵入洛阳佳天通讯服务有限公司计算机服务器的数据库,将该公司数据库内多方会议卡的卡号、密码等数据盗出10万余条,由被告人齐启国在网上贩卖牟利,严重影响洛阳佳天通讯服务有限公司计算机信息系统正常运行。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提交了被告人张强国、喜子的供述、洛阳佳天通讯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郭志伟陈述、证人证言、QQ聊天记录、淘宝交易记录等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强国、喜子侵入国家事务、国防建设、尖端科学技术以外的计算机信息系统,获取该系统内的存储数据,情节严重,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五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构成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提请本院依法惩处。

    被告人张强国、喜子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罪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张强国的辩护人辩称被告人张强国的行为没有达到“情节严重”的程度。

    经审理查明:2009年7月6日,被告人齐启国、喜子预谋侵入洛阳佳天通讯服务有限公司计算机系统,盗取该系统内的多方会议卡数据转卖牟利。被告人张强国利用其所掌握的黑客技术及被告人喜子提供的网址、用户名及密码,通过洛阳佳天通讯服务有限公司计算机系统漏洞,于2009年7月6日、7日、9日多次非法侵入洛阳佳天通讯服务有限公司计算机服务器的数据库,复制该公司数据库内多方会议卡的卡号、密码等数据10万余条,并将其中一部分多方会议卡的卡号、密码制成文本文件,通过QQ传给被告人喜子,由被告人喜子在网上贩卖牟利,严重影响洛阳佳天通讯服务服务有限公司计算机系统正常运行。

    上述事实,有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张强国、喜子的供述,均证实:张强国利用其所掌握的黑客技术及被告人喜子提供的网址、用户名及密码,通过洛阳佳天通讯服务有限公司计算机系统漏洞,多次非法侵入洛阳佳天通讯服务有限公司计算机服务器的数据库,复制该公司数据库内多方会议卡的卡号、密码等数据,并由喜子在网上贩卖牟利。

    2、报案材料,证实:洛阳佳天通讯服务有限公司被泄露的卡密数量达10万余张,已造成重大损失,严重影响该公司计算机系统的正常运行。

    3、证人庄美丽的证言,证实:张强国和喜子在网上用QQ联系较多。

    4、被告人张强国、喜子QQ聊天记录、喜子网上交易记录。

    5、洛阳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支队证明,证实:洛阳佳天通讯服务有限公司经营的奥祥回拨卡属网络通信衍生品,属虚拟财产,实际价值无法计算。

    6、抓获经过。

    7、被盗的数据及用户号码详单。

    8、扣押物品、文件清单。

    9、被告人户籍及现实表现证明等。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强国、齐启国违反国家规定,侵入国家事务、国防建设、尖端科学技术领域以外的计算机信息系统,获取该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存储的数据,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洛阳市某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罪名成立。关于被告人张强国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五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张强国犯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判处拘役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7月20日起以至于2010年1月19日止)。

    罚金限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二、被告人喜子犯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判处拘役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8月3日起以至于2010年2月2日止)。

    罚金限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述。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二00九年十二月十六日

张强国2009年6月被抓获,年底宣布判处拘役六个月——又是一个“回家判”。这个案件判决书中虽然没有采纳辩护人意见,但是其结果应该是充分考虑了辩护内容的。

这么多年,我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当我代理的刑事案件判决后,不管是无罪释放的,还是仍被羁押、等着服刑的,我都会再去见一次我的当事人,听听他们对判决结果的看法以及对我代理案件的评价。当我来到看守所,见到了张强国告诉他判决结果时,这家伙搓着手,操着重重的东北口音高兴地说:“哎呀妈呀,我都没想到还有二十多天就能出去了,还能赶上回家过年呢。”

 

 

上一篇: 《实话石说》连载十五:网络暴力游戏扭曲心灵 残忍凶手终被判处死刑
下一篇:《实话石说》连载十三:用水争执引发亡命案 “主观恶性低”保住被告人性命